• 简中
    • 繁中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代码只是副产品,制作者和维护者才有价值

      神译局是转载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嘅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转载:而家嘅开源开发者同Twitter、Instagram、YouTube或Twitch上嘅个人创作者有住更多嘅共同点,佢哋都必须揾到方法管理广泛而快速增长嘅受众互动。我哋而家已经知道,代码并唔稀缺,稀缺嘅系制作部分。代码只系一个副产品,制作者和维护者才是有价值嘅。当你创造出优秀嘅产品,人参同其度,你就成‌一场秀。呢场秀创造‌自己嘅成功:粉丝创造‌更多嘅粉丝,好似产品嘅使用创造‌更多嘅产品。原标题:Making is Show Business now,alexdanc

      代码只是副产品,制作者和维护者才有价值

      《社交网络》剧照

      Nadia Eghbal嘅新书 Working In Public: the Making and Maintenance of Open Source Software 可能并唔喺你今年要读嘅书单上。诚然,呢系一个呆板嘅话题:佢是关于开源项目、角色和责任;GitHub作为开发者平台嘅崛起;以及开发者文化点样围绕创客平台嘅新力量而演变。

      我推荐你读读这本书。这本书主要是关于软件开发嘅,但佢嘅核心见解更广分。Eghbal清楚地睇到并阐述‌一啲重要嘅嘢,关于我哋点样制造嘢嘅方式,以及呢种方式系点样改变嘅。

      谁喺做事?

      Working in Public 这本书一开篇就挑战‌当今人对开源嘅普遍睇法:认为开源项目是合作性嘅。

      人对开源嘅普遍睇法是,呢是社区工作。回顾90年代开源嘅第一个鼎盛时期,你会想象到喺一群紧密联系嘅极客之间嘅呢啲松散嘅组织、争吵、一齐协作嘅努力。一啲特殊嘅技术,比如是Linux,就是从嗰个时代出现嘅,证明‌自我激励嘅志愿者团队可以打造出世界级嘅产品。

      呢一时期嘅一个激进嘅想法是,松散嘅、有社会动机嘅志愿者社区,可以容纳比正式管理嘅团队更有用嘅贡献者。传统上,软件工程中嘅规则是 “喺一个项目中增加更多嘅工程师会使佢晚一点交付产品”,呢一观点喺IBM360系统之父Fred Brooks 1975年嘅《神话人月》一书中得到‌广泛传播。这是有道理嘅:除咗核心团队之外,喺一个任务中增加边缘工程师会产生更多嘅成本(点样让佢哋加快速度,点样处理团队嘅复杂性),而唔系收益。

      90年代嘅开源活动违反‌呢一规则。自组织嘅社区通过论坛和电子邮件列表进行协调,学会‌点样容纳数以百计嘅高效贡献者。我哋重新思考‌布鲁克斯定律:如果佢哋都系真正嘅自我激励嘅人,噉样人数越多越好;佢哋会谂办法让自己发挥作用。呢种理解嘅必然结果是:如果你需要完成更多嘅工作,就去吸引更多嘅贡献者。

      呢啲教训一直延续到今日,开源已经变得咁广泛,我哋已经放弃‌呢个名:变成‌“Ruby社区”,或者 “Python社区”。Eghbal写道:“今日默认嘅假设是,面对日益增长嘅需求,一个开源嘅 ‘维护者’(呢个术语用来指一个软件项目嘅主要开发者)或开发者,需要揾到更多嘅贡献者。人通常认为,开源软件是由社区构建嘅,呢意味住任何人都可以贡献,从而分配工作负担。从表面上睇,呢似乎系一个正确嘅解决方案,尤其系因为佢似乎可以实现。如果一个孤独嘅维护者觉得自己嘅工作量已经到极限嘎啦,佢哋应该让更多嘅开发者加入进来。”

      唔幸嘅系,对好多维护者嚟讲,呢种合作心态唔再反映现实情况。

      “但係,喺同开源项目维护者私下交谈时,我认识到,吸收更多贡献者嘅举措]使佢哋感到焦虑,因为呢种举措往往会吸引低质量嘅贡献。这畀维护者带来‌更多嘅工作,毕竟,所有嘅贡献喺被接受之前都必须经过审查。维护者往往缺乏将呢啲贡献者纳入 ‘贡献者经济’嘅基础设施;喺好多情况下,项目背后根本没有社区嘅努力,只有个人努力”。

      从90年代到今日,一啲重要嘅事发生‌变化。如果你睇睇而家嘅大多数开源项目,谁喺做呢啲工作:常见嘅项目是95%嘅工作是由一个核心嘅人完成嘅,甚至可能系一个单独嘅开发者,仲有一个长长嘅 “贡献者”嘅尾巴,佢哋实际上更似是用户或消费者:佢哋可能偶尔改改代码,或者偶尔标记一啲问题,但佢哋更似是观睇足球比赛嘅球迷,而唔系场上嘅球员。

      用“粉丝”来类比比较容易理解。佢哋有一个重要嘅目嘅,佢哋对呢个项目感到兴奋,佢哋想成为其中嘅一部分。这好似一个乐队嘅粉丝想要 “成为某件事嘅一部分”,同时明白呢個唔係佢哋真正嘅表演。你好高兴他喺那里;创建开源代码嘅意义喺于分享,没有比粉丝出现更好嘅迹象表明你正喺度做一啲有用嘅事。粉丝就是你嘅传播途径,但粉丝是有代价嘅,佢哋希望同你互动,佢哋需要互动,也需要占用你嘅时间。拥有更多嘅粉丝是好好嘅,但佢唔会让你嘅生活变得更轻松。

      今日,开源项目已经像一个倒置嘅公共资源悲剧(过度开发公共资源——市场失灵)。经典嘅公地问题涉及到一个自我更新但有限嘅公共资源,好似可以用于放牧嘅城市绿地。而本文描述嘅情况度,面临被透支风险嘅公有物并唔系产品,代码本身可以被无限消费。风险喺于,创造者会因参同和对时间嘅要求而透支,唔堪重负。

      Eghbal言简意赅地讲:“唔系因为过度消耗代码,而是因为用户过度嘅参同,争夺维护者嘅注意力 ,令到而家嘅维护者无办法继续工作”。作为代码嘅创造者,你已经唔系社区成员嘎啦,你系一个表演者,你站喺舞台上。

      协作者嘅社区,创造者嘅平台

      那么,呢一切是点样发生嘅呢?我哋系点样从布鲁克斯嘅《神话人月》中所描述到,增加更多嘅贡献者系一种净成本,发展到90年代嘅增加新嘅贡献者能够更好发展一个项目,然后又回到而家呢种新嘅情况,共享者又成为一种成本?

      下面我哋就来谈谈这本书真正嘅见解,其实这并唔系关于软件嘅见解,而是关于创作者和平台之间关系嘅见解。

      如果你回到90年代,喺我哋第一次知道社区点样构建软件嘅时候,使用互联网需要付出好多努力。当时嘅互联网并唔快,也唔容易获得,但这使佢变得特别:这意味住互联网上嘅每个人都关心佢,非常关心。你真嘅致力于喺做呢啲事。当时嘅网络社区好似一个村落嘅联盟,每个村落都有自己嘅文化、习俗和价值观。开源社区都系咁,并且喺好长一段时间内都系咁。

      喺呢种环境下,吸引更多嘅用户确实能推动开源项目嘅发展,因为成本通常是值得嘅。当一个新成员加入一个社区时,佢哋是认真嘅。那时候没有几多 “游客”,所以能建立一个良好嘅环境。现有嘅用户也愿意教你嘢,因为佢哋嘅努力好可能会作为一项好嘅投资得到回报。

      由于社区成员都系慢慢加入并坚持下来嘅,因此小组成员大多相互信任,也有共同嘅背景。每个社区都有唔同嘅工作方式,所以有相当多嘅门槛,防止用户跳来跳去或从一个项目到另一个项目嘅 “冲浪”。小组可以保持和维持佢哋嘅集体动力来继续交付;因为没有报酬,所以动机就系一切。

      听起来好田园牧歌,大家都喺度耕耘,对于当时嘅好多用户嚟讲确实咁。随住互联网嘅普及,每年9月,当新一批大学新生第一次进入互联网,唔懂任何社交惯例时,老人抱怨住。1993年AOL打开‌闸门,Usenet苦口婆心地宣称这是 “永恒嘅九月”,从此互联网老兵们嘅抱怨就无停止过。 

      我哋知道接下来喺线内容发生‌乜嘢。构成早期互联网嘅论坛和新闻组喺一段时间内蓬勃发展,但喺2000年代,一个入侵物种到来:平台。呢啲平台让创建、分享、发布和发现内容变得咁简单,以至于每个人都加入‌呢啲平台,将所有嘅嘢整合成通用嘅、用户友好嘅格式,其中没有小团体嘅地方背景或细微差别。

      喺开源社区,GitHub改变‌一切。喺GitHub之前,开源社区唔仅喺社交惯例和习惯上有所唔同,喺工作方式上也有所唔同;具体嚟讲,就系喺开发软件时点样管理版本控制。一旦你确定‌你最钟意嘅方式,你好可能会忠于使用呢种方式嘅项目。

      GitHub以平台嘅方式改变‌呢一切,GitHub从一套简单方便嘅托管和版本控制工具开始,好快就发展成为一个网络。如果说之前嘅开源好似一个个各具特色嘅村落,噉样GitHub好似一条连接所有村落嘅高速公路:开发者们钟意佢,因为GitHub让创建、发布和发现变得更容易。佢迅速成为你同项目以及第啲开发者互动嘅标准方式。

      对于习惯‌旧方式嘅人嚟讲,呢种过渡真嘅好艰难。有一套标准嘅工具和实践意味住唔断有用户通过一扇旋转门进出,所有嘅用户都喺度做佢哋被告知要做嘅事。“想进入开源领域吗?去睇睇项目吧! 去睇睇项目,提出一啲请求。参同进来,谦虚一点,提问学习!” 由于加入或走一个项目没有任何阻力,热门项目会立即被 “求助”占领,但得唔到几多真正嘅好处;对于维护者嚟讲,只有恼怒和倦怠,被所有善意但短暂嘅访客所淹没。开发者Nolan Lawson喺书中将他嘅经历描述为 “一种唔正常嘅效应,你越是成功,就越是受到GitHub通知嘅‘惩罚’”。这又是布鲁克斯定律嘅一种诡异嘅轮回。

      另一方面,像GitHub咁样嘅平台,对于嗰啲懂得点样喺人群中工作嘅创作者嚟讲是唔可思议嘅。好似Twitter或任何第啲社交媒体形式一样,GitHub帮助创作者围绕自己创建特许经营权,并因佢哋是谁而闻名,而唔系他喺任何特定嘅工作。平台畀‌个人力量,但也有一个要求:你唔可以将合作者当作同行。你必须将佢哋当作粉丝,畀佢哋想要嘅嘢,同时保护你继续创作嘅能力。

      正如Eghbal所指出嘅那样。“和第啲创作者一样,呢啲开发者创作嘅作品同用户交织喺一齐,并受到用户嘅影响,但呢啲并唔系我哋通常认为嘅网络社区嘅协作方式。同论坛或Facebook群组嘅用户相比,GitHub嘅开源开发者同Twitter、Instagram、YouTube或Twitch上嘅个人创作者嘅共同点更多,佢哋都必须揾到管理广泛而快速增长嘅受众互动嘅方法。”

      我哋塑造工具,工具也塑造我哋

      我哋曾经将软件睇作系一种具有内喺稀缺性嘅产品:我哋将软盘和光盘上嘅许可证当作实物商品来销售。我哋重现‌我哋熟悉嘅现实世界中嘅稀缺性,原因无他,只因为我哋知道点样销售产品。我哋而家已经知道,代码并唔稀缺,稀缺嘅系制作部分。代码只系一个副产品,制作者和维护者才是有价值嘅。

      代码显然系一种技术。佢系一种生产要素,佢能将事做好。但係,喺创作者嘅心目度,代码都系无可厚非嘅内容。做出来是有成本嘅,做大‌都系有成本嘅;但呢个成本唔系因为边际消费本身好贵。而是因为成功会带来关注、互动和维护,无论是代码本身,仲要是创作者嘅声誉。呢一切都需要工作,而这往往唔系创作者钟意做嘅工作。

      当你创造出优秀嘅产品,人参同其度,你就成‌一场秀。呢场秀创造‌自己嘅成功:粉丝创造‌更多嘅粉丝,好似产品嘅使用创造‌更多嘅产品。反之,如果没有人参加你嘅秀,下次就唔会有人去嘎啦。如果没有人使用你嘅产品,你嘅产品就唔会改进,呢一点上,世界上所有成功赢家之间嘅差别都唔多。  

      有一句古老嘅谚语说,没有乜嘢比情感更难维持。瞬间上演一场精彩嘅秀系一回事,而维持呢种环境和情感,唔仅对粉丝,尤其系对创作者嚟讲,是非常难做到嘅。演艺事业,简而言之,就是围绕住秀发生嘅艺术和科学以及点样编排,让粉丝嘅情感保持更新,而唔系消耗殆尽。

      将这两种职业并列喺一齐,感觉好奇怪。制造技术似乎同娱乐和演艺事业天壤之别。但喺而家呢个新世界里,创造就是演艺事业。睇睇创始人整天都喺度做乜嘢!我没有贬低嘅意思。创造一个产品,创造关注,然后,最重要嘅系管理呢啲关注,让佢为你提供动力,但又唔至于让你疲惫唔堪,呢是好辛苦嘅工作。噉就是演艺圈最难嘅部分,唔为人所知嘅部分。

      最难做嘅事就是创造,然后持续创造。影响力最大嘅人,是嗰啲能够唔断创造嘅人,一件事接住一件事,每一次嘅影响力都喺度增长。如果你睇睇世界上伟大嘅制造者:埃隆·马斯克、碧昂斯,唔管你钟意谁,佢哋之所以同众唔同,并唔系因为佢哋嘅天赋多么出众。佢哋之所以脱颖而出,是因为佢哋能够年复一年地维持佢哋嘅创意产出。他喺利用身边嘅秀嘅同时,仲可以唔断产出新嘅秀,如复利一般嘅制造成功。

      平台奖励呢种技能。极致地来睇,呢成为最重要嘅事。 这系咪意味住所有嘅创作都会有咁样嘅趋势?唔一定,呢系一种选择。但这是我哋经常做嘅选择。创业公司系喺本地场景嘅背景下开始和成长嘅,呢和乐队嘅起步和水平提升方式唔一样。好多现代科技公司嘅员工平均任期喺2年左右;这对老牌公司或社区嚟讲是灾难性嘅,但喺呢种新嘅创客驱动模式下,呢就是我哋得到嘅结果。

      喺旧世界,你通过信任、背景,让参同者进入社区,从而最大限度地提高社区嘅参同度和留存度。平台让创建、发现和发布变得更容易,但代价是:人太多,关注度太高,加入或走嘅阻力太少。平台嘅代价是,除咗核心之外,每个人嘅整体信任度降低,整体语境减少。我哋唔同呢种权衡抗争,而是接受呢种权衡:我哋揾到新嘅构建方式,比如微服务,佢让低信任、低语境嘅参同者无论点样都可以更容易地进行生产。

      你可以睇到这里发生‌乜嘢:我哋塑造‌工具,工具也塑造‌我哋(然后我哋反过来再次塑造工具)。我哋对创造和发现嘅渴望,促使我哋建立工具和平台,使创造和发现变得更容易。这极大地提高‌参同嘅公平性,你会得到更多嘅参同者,但佢哋会喺没有背景和信任嘅情况下进来。所以我哋要适应,以便让佢们变得有用:软件越来越模块化,越来越即插即用,越来越唔单一。这唔一定是更好嘅软件,但佢适应‌我哋而家嘅构建方式。

      Working in Public 系一本好好嘅书,因为佢详细地引导你认识软件社区系点样喺实践中实现呢一理念嘅。呢种理念将无处唔喺。

      译者:蒂克伟

      Tracle.CN 足跡 粵字翻譯

    • 0
    • 0
    • 0
    • 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
    • 区块链时间戳验证内容区块验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