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中
    • 繁中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卡还在,店没了” – 你的预付款还好吗?

      “卡还在,店没了”,疫情稍缓后一位居住在南京的邓亮,发现年前缴费的健身房“跑路”了。“疫情在家胖了不少,我准备开启2020年的锻炼,现在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健身房的器材也被搬空。”邓亮的预付卡、会员卡变成一张废卡,更令他无奈的是,30节私教课也打了水漂。

      “卡还在,店没了” – 你的预付款还好吗?

      “我还没跑几次步,它却跑了路。”邓亮加的维权群人数超过30人,他表示老板和私教都已经联系不上,只能打12315投诉热线进行维权。“一个人的损失可能只有数千元,受害者加起来数额可能达几十万元、上百万元。”邓亮说。

      记者在微博、贴吧等社交平台搜索发现,受资金链影响,不少门店关门停业,疫情期间消费者吐槽健身房、美容美发店跑路的不在少数。但大都数报以无奈的态度,即使走维权之路也异常曲折。

      健身房、美发店、洗车店、餐饮店等为了绑住客户消费,通过办卡充值可以享受返现、会员价等折扣力度。此类卡被称为单用途预付卡,持卡者只能在发卡机构指定的商户或门店消费。在经常光顾的店里办卡,若不出现“跑路”、“暴雷”事件后则相安无事,一旦发生维权难度颇大。

      《2019消费者满意度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服务类投诉占比超54%,超过商品类投诉,其中预付费产品尤为突出,集中于娱乐健身、美容美发、餐饮住宿等领域。被投诉最多的问题包括霸王条款、关门跑路、服务减少、隐私暴露等。

      花式预付款

      邓亮报名的健身房,位于南京明发附近的健身工作室。他在2019年10月办理了两年期的会员卡和30节私教课程,“当初健身房宣传办一年送一年3200元,价格实惠。”“疫情期间健身法停业,消费者都理解,但迟迟没等到公开营业时间,我偶尔跑过去看发现里面搬空了,原先放置跑步机和健身器材的场地空无一物,健身房的负责人和私教一个都联系不上。”邓亮表示,在维权群里多位会员卡未到期,办理3年、5年卡的人不在少数,私教课一直是健身房赚钱的核心,每节在280元左右,统计下来受害会员涉及费用在几十万级别。

      除了健身房失踪,美容美发店、餐饮店都有不同的停业倒闭案例。实际上,在办理预付卡时往往遭遇商家套路,办卡后面临承诺不兑现、服务质量打折扣、违反约定又加价等情况,想要维权又面临退卡难、举证难、上诉难等困境。

      此外,记者在社交平台上还发现,疫情期间,商家为回笼资金,到店就餐以设备升级为由不再支持卡内余额消费,只接受现金或刷卡消费引发消费者不满。“我在熟悉的一家辣庄火锅就餐后结账时发现不准使用储值会员卡,难道我之前充值的预付款就不是钱吗?”网友表示。

      对此,浙江恒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季节说:“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合同不能履行是不可抗力,在消费期间以各式名义拒绝预付款消费属于侵占行为,可向工商部门进行投诉维权。”

      同时,在上海知名护肤品的外企白领崔灵表示理解,疫情期间会在自己喜爱的餐厅会购买预付款进行充值,希望能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从商家角度讲,发行预付卡可迅速回笼资金实现“钱生钱”;消费者则可通过预存较大金额的资金,来获得较大幅度的折扣优惠。目前也存在大量商户进行预付款的宣传活动来缓解疫情带来的资金压力。

      家住浙江温岭的李敏告诉记者,近期她家楼下的水果菜品连锁店在进行会员日充值搞活动,且异常的“大方”,令她心动之余不得不提高警惕。“会员日充1000送150,充3000送800,充5000送2000,多充多送。第一天全额到账,赠送部分按月返还。”

      记者以充5000元送2000元,第一次到账5000元,往后的20个月每月到账100元形式返还的活动为例粗略估算,若不考虑其余因素,消费者在20个月内每月平摊用完,菜品连锁店预付款实际融资成本接近40%;若顾客消费较高,在第一年内就将原本的5000元消耗,之后每个月返还100元的形式,其融资成本大约在50%以上。按照本金消耗时间程度,消费者花费得越快,商家融资成本越高。

      其如此高企的成本,若按照正常盈利的商铺仍存压力。背后的风险不言而喻,以互信为基础的商业模式最大的隐患就是商家失信。

      规范堵漏在即

      2012年出台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正式将单用途预付卡纳入法律监管范围,办法中明确提到,发卡企业应在开展单用途卡业务之日起,30日内办理备案。“实际上,大多企业商铺就没备案过,也备不了案。因为这个管理办法,对备案有非常严格的要求。”上述律师告诉记者。

      譬如,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5000元,单张不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1000元。单张单用途卡充值后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前款规定的限额。预收资金只能用于发卡企业主营业务,不得用于不动产、股权、证券等投资及借贷。主营业务为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的发卡企业,预收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其上一会计年度主营业务收入的40%。规模发卡企业、集团发卡企业和品牌发卡企业实行资金存管制度。规模发卡企业存管资金比例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的20%。诸多规定,既是对消费者的保护,也是对发卡企业的约束。“这几年不少跑路的企业,大部分都没有备案,包括充值上万的健身房、美容室、琴行等。实际上,日常消费中发行预付卡的多是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因此,市场监管部门的基层执法,在一定程度上面临无法可依的困境。”季节说。

      另一方面,消费者到法院起诉时很难立案,又因费时费力,最终放弃起诉只能自认倒霉。

      在金融科技快速发展的现在,深入场景运用成为新的消费蓝海。记者从蚂蚁金服了解到,3月份芝麻信用将“轻会员”升级成为“芝麻GO”服务,通过信用担保,解决消费中存在的预付费信任难题。

      大致的流程是结合消费者的芝麻信用分或冻结花呗额度,无需预付会员费,就能享有相应的会员服务;若获得优惠超过会员费,或履行约定任务,只扣会员费;如未达到,则不收会员费,扣回已享优惠。

      对此,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匡贤明认为,相比传统预储值会员卡模式,“芝麻GO”这种信用担保的模式,无需预付费,保护消费者利益的同时,也消解了资金担保模式的风险,未来将成为商家经营的主流趋势之一。但传统预储值会员卡模式预计也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继续存在,两者将长期并存。

      沪上从事支付行业的人士表示,“消除法律上的盲点甚为关键,尽快出台全国范围内的单用途预付卡管理办法和法规,设立备案登记制度,交付保证金或担保措施来提高发行门槛降低风险。事后的监管可以用金融科技、征信体系手段,一旦发现商户违规跑路,将对今后的经营活动上黑名单进行限制,也是堵漏的方式之一。”

      经济观察报  2020-04-12 07:32:33

    • 0
    • 0
    • 0
    • 3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